腿短的痛苦

你看我的东西,不❤不蓝手,不关注,是想暗算我么?

今天就做个表情,写了点东西,你们随便看看
又   我站友卯友   所以双tag
  又又   我不知道我自己写的是友卯  还是卯友  看你们怎么读了  
又又又又    超小甜饼,你们自己品吧
德国驻中新闻报社  海运专栏  人物专访
中国海运领域起领军组织之一漕运商会会长  丁卯
●请问您能聊一聊您所知道的丁会长啊?
■丁卯啊~。。。漕运商会上一任会长丁义秋的独苗,宝贝的很
现在是丁大少爷,漕运的现任会长,厉害的很
要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。。。
这就有讲头了且看从前,无心涉及漕运的商务,一心向着自己感兴趣的法医为了更彻底的研究和学习,不惜离开上海,远赴德国不说其他,单单是这勇气和执着,就值得嘉奖,比之天天喊着为了家族生存放弃“梦想”,不成器的好些个少爷们,可俊了千百倍不止再说人家去了德意志,不仅独立生活,还学成荣归在父亲离世后,毅然担起漕运商会的担子,对兄弟的人义气,对工人体恤。。。

●那丁会长在平常生活中也一直保持这种形象么?
■哪种?

●就是您之前说的执着勇敢,对人义气啊?
■哪儿能啊,他呀,勇敢是勇敢,但是勇敢过了头,嗯。。。怎么说呢?就是,就是夯,一有点儿什么事情,二话不说直接往前冲,回回都这样,都不经过脑子想想。

●您是说他莽撞么?
■诶~我可没有,这可是你说的。

●那您刚刚不是说他夯么?
■夯是夯,那和莽撞是一个意思么?您是记者,这可得分分清楚,我的意思是他从来多不会考虑考虑自己,他会在查案子的时候顾到别人的安危,但是从来不考虑自己的,脑子里面只有什么现场啊,线索啊,哦,还有个最重要的,尸体

●那,请问。。。
■诶,不好意思,我有点事情,有机会在接受您的访问吧。

●哦,好。不好意思打扰了。请问方便留一下您的姓信息么?
■我?伍河捞尸队队长。

●诶,那像您这样的民众都这么了解丁会长么?他是很高调么?
■他不高调,他很好。还有,我真的来不及了,要走了,诶~不好意思,麻烦让个道儿。

评论(2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