腿短的痛苦

叮叮当当得摸索,嘟嘟囔囔的前行

《You Make Me Human》[大关周]——3

养孩子——歇菜!孩子出事儿了

   “嘟—嘟—嘟”
   长丰现任顾问,前支队长,津港警校在职教授关宏峰的眉头愈加皱紧。
   这是第二个电话了,一般情况下,关宏峰不会打这个电话,更准确的说,不会接这个电话。这是他儿子—周梓峰—一个小学四年级学生的手机。
  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,周巡是不同意买的,怕孩子会贪玩,散了心,但是考虑到他们的工作时间的不定性,还是给买了。还让孩子的崔叔—崔虎,给优化了一下系统,让孩子在拨第一紧急电话无法接通的情况下,自动转拨第二紧急电话。
   是的,这就是他担心的原因所在。
   一个小时前,他接到了孩子的电话,问题是电话接通了,却没有人说话。是,从买手机以来,孩子就没怎么用过,别看表面上孩子跟他亲,但是一旦有什么事,这个小坏蛋都找他巡爸的,也就周巡看不清,在哪儿瞎担心孩子不亲自己,不过难得让老周这么纠结,他也乐的不点破。
   那个孩奴,只要梓峰有什么事儿,要求合情合理,绝对会屁颠屁颠的答应。就像这次夜游一样,孩子回来说,学校要写一小作文《——的夜》,没有素材,他巡爸立马就说带他夜游。
   然后在今天——约定之日,的前一个星期,见天儿的夜不着家去扫街,美其名曰,要为祖国的花朵——他儿子,建造这个平安稳定的花园。
   好在,时值学期末,他也要熬夜批改论文,不然的话,他可能真的要“独守空闺”了。思及至此,他又拨了电话给周巡。
   “对不起,您拨的电话已关机,请……”
   不对,周巡又没被抽调,手机应该24小时开机的,今天还要带孩 子出去,有事儿应该支会他一声啊,难不成是没电了?
   按捺着心下的不安,他又拨通了电话。
   “喂,关……关队?”
   “崔虎啊,我是关宏峰,不好意思,这么晚打扰你。”
   “没……没事儿,您说。”
   “你帮我查一下梓峰最后一次电话打给谁了。”
   “好,您……您别挂。”
   ……
   “查到了,直接打给您的。”
   “直接打给我?”关宏峰停住了笔。
   今天他们约好出去玩,梓峰不打给周巡,却直接打给我。
   除非……
    周巡!!!
 
Loading……

评论(6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