腿短的痛苦

叮叮当当得摸索,嘟嘟囔囔的前行

《You make me human》[大关周]——5

养孩子——护犊情深

水声...
阴冷...
酒瓶声...
划拳的回声...
回声?
这是在哪儿...?

周巡用力的睁开眼睛,看不清...
眼前都是红色...一片模糊...

艹,这次伤的有点重啊...得,老关又要唠叨我了...

转动手腕,挣了挣...

嘶~捆的真tm紧!

放弃挣扎的周巡侧着头在衣服上蹭了蹭,试图擦掉一点脸上的血,不过,只是徒劳,血...还在流...

啧...这是给我开了多大的口子...
眯着眼睛打量四周的周巡嗤笑的想着。

有人?
视线里出现一团黑影,小小的一团...
孩子?

袭击前的记忆霎时翻涌起来...
扫街...下班...警局...后备箱...给梓峰的礼物...
袭击...喊爸爸的声音....
喊爸爸!!!

“梓峰?”
周巡哑着声音喊了一声,没有动静...
“梓峰!”
周巡提高了声音,使劲睁开眼睛看着那团阴影...
阴影动了!

“爸爸?”

这是梓峰的声音!!!
真的是梓峰!!!
“梓峰,你怎么在这儿?”
周巡一边问着,一边开始了疯狂的挣扎,捆的死紧的细尼龙绳已经勒进了他的手腕,磨破了他的皮,吸收着他的血...

“有人要打你...”
梓峰细弱的声音传来。
“我看见了...来不及回去叫叔叔阿姨了...”
梓峰的声音在颤抖。

“梓峰,害怕么?”
“不害怕。”   梓峰的声音还在颤抖着。
“为什么不害怕?  ”  勒出的血越来越多,流过手掌,绕着手指,在指尖聚集,滴落。
“我是男子汉。”梓峰坚定的说道。
周巡笑了,“对,我们梓峰是男子汉,勇敢的男子汉。”

“梓峰啊,我眼睛看不清,你帮我看看周围都有什么?”
挣扎的动作没有停下,血流也没有停下,地下的那摊血还在扩大,尼龙绳松了一点...

“有一把断了的大扫帚,一个坏了的簸箕,还有一个铁盖子...”
铁盖子...
“什么铁盖子?  ”周巡追问到。
“一个锈了的铁盖子”,梓峰答到。
“上面有字么?  ”周巡又问。
“有,不过磨掉几个字...长丰什么南公园...”
梓峰迟疑的声音传来。

长丰岭南公园!
一个名字出现在周巡的脑海里。
当年这里是一个工厂,后来津港整改,工厂倒闭了,政府出资建了公园,种满了树,还挖了一个人工湖,凭借着“天然氧吧”的噱头,火了有段日子,后来据说因为林业人员稀缺,不久就荒废了,直到1年前彻底的关门。当时因为工作问题,没时间来看一回,这倒好,它倒闭了,自己反而被免费请进来游了一回。

有人来了!
划拳声没了,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来了,而且愈加清晰...
“嘘!”
周巡示意梓峰不要说话后,仰起头闭上眼睛,只有手臂还在微微动着。

近了...更近了...
停住了...
“呦!我们的周警官终于舍得醒了啊?”
周巡抬起头,睁开眼,看着模糊的人影...
啧,看不清,可以说是非常烦躁了...
周巡没有动...
片刻之后,那团人影动了动,像是侧过了身,和旁边人说道,“哎呦,警官不想理我们,你说为什么啊?”
旁边的人想了想,说道,可能是我们没和他打招呼。
“哦,我们还没有打招呼啊,那团人影又转了回来。”
下一秒,左脸剧痛,周巡被打侧了头。

“啧,这个警察还是没有反应啊?”
尖刻的声音再次想起。
“可能我们不是熟人?”
旁边的人提醒道。
“熟人?好办啊,把周警官的熟人带来。”

余光里,有人抓着梓峰的手臂,把他拎了过来。
周巡依旧不动声色,冷冷的盯着眼前的人影。

“周警官,这人够熟么?你怎么还不说话啊?”
等了片刻,那人转过头看着梓峰。
“好!你不和我们说话,我们找小弟弟说话。”
说着,蹲到了梓峰面前。

“小弟弟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声音愈加尖了,甚至有点刺耳。
...
没有回应。
“呦呵,还真是一家人啊。行,大的不说,小的也不说,怎么办呢?”那人摊开了手。
“打呗”,不知道是谁附和到。
“小弟弟,你怕不怕疼呀?”
声音依旧那么尖刻。
但是梓峰依旧没有回答他。
“哎呦看来是不怕啦,真厉害,你不怕,那我不打你,我打他好不好...哎呦呦,还会瞪人...你们快看,还挺凶啊...”
哈哈哈哈哈,旁边的人也更着笑起来。

无数拳头落了下来,痛感从四面八方传到周巡的脑海,四周被人围着,看不见外面,也不知道梓峰怎么样了。
突然眼前一道亮光闪过,“爸爸”,梓峰清亮的声音传来。
一阵尖锐的痛从右肩传来,努力压下一声闷哼,周巡寻着方向说道:“没事,乖。”

“哎呦,真是父慈子孝啊,真羡慕人啊,周警官,我也不为难你,那天晚上你在我朋友和我妞儿的面前,驳了我的面子,现在低下头道个歉,说一句大哥对不起,大哥,我错了,我就放了你儿子,怎么样?”

“你想的美”,是梓峰带着稚气的喊声。
周巡看着那人,依旧是模糊的一团,片刻以后,“哎,这不是误会了么,大哥,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,驳了您的面子,您看,您大人有大量,跟孩子计较什么啊,是吧,要不,您放了他,我随您处置。”周巡努力的笑着。

“哎呦,还是周警官识相啊,既然如此,那就把您儿子放了吧。那个谁,对,就你俩,去把孩子扔出去。”
“我不走”,梓峰挣扎着不让别人碰他。
“他妈的,小兔崽子”,一声响亮的耳光想起,梓峰被打的倒在地上。
“艹你妈,别打他”,周巡更加奋力的挣扎着。

“周警官,这可是他不走的,不是我不放哦。”说着招呼其他人“走,哥几个也累了,大哥请你们喝红酒去,回来再招呼他们”,之后,就勾肩搭背的走了。

“梓峰?梓峰?”
周巡尽力向前探着身体,企图看看孩子的状况。
“我没事。”
“你刚刚干嘛不走?”听到梓峰的声音,周巡安心了些。
“你受伤了。”
“傻孩子,我没事,你出去了才能通知你关爸爸来救我啊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痛感缓解了很多,身体不住的颤抖,但是心里暖的很。
“不行,你出了好多血”稚嫩的声音固执而坚定。
“傻孩子,没人来救我们,我岂不是还在再流血?”
“爸爸会来救我们的”
“可是....”
“我打电话给他了...”
“你打电话给他了?”
“嗯,我没来得及去喊叔叔阿姨,你要被带走了,我只好打电话给爸爸,但是还没通...”
“那你手机呢?被他们拿走了?”
“没有,我着急追你,手机好像丢在警察局了...对不起...”
“傻孩子,你做的很好”,周巡笑了。
这就够了,只要老关知道,这就够了,更何况梓峰手机有定位,局里有监控,这些足够给老关提供信息了,老关啊老关,你可要加油啊,虽然看不清楚伤口,但是我衬衫基本上都湿了,你再不来,我可能真的要交代在这儿了。
“梓峰,你往我这里来点儿”周巡向着那一小团阴影的地方说着,待感觉到裤脚微微的磨蹭感,周巡再也坚持不下去了,意识陷入一片黑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下一章   见面了
可乐+味精   谷氨酸钠综合征    可以催*情   结果辟谣了
可可+红酒    刺激多巴胺释放   提高肾上腺素  
有点意思 
我就说说,你们别多想,嘻嘻

评论(8)

热度(47)